而现在却对着三颗干巴巴的种子发呆

- 阅124

实在过于疲乏,他坐在山脚下大口的喘气,很长时间后还能听到自己心脏剧跳的声响,他咕咚咕咚向嘴里倒水。 回望身后的大山,当真像是迷一样。 西王铜碑,神秘铜屋,还有铜山,......

必须得写好圣墟才能面对大家这样的支持

- 阅84

待放。 楚风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那里没有土石,有的只是青铜,它扎根在铜质的崖壁上,实在匪夷所思。 这过于惊人,有些不可理解。 他换了个方位,选择了一处更利于向上攀的地方......

还有人说是金刚菩提神树在生长

- 阅106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一望无垠的大漠,空旷而高远,壮阔而雄浑,当红日西坠,地平线尽头一片殷红,磅礴中亦有种苍凉感。 上古的烽烟早已在岁月中逝去,黄河古道虽然几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