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得写好圣墟才能面对大家这样的支持

- 编辑:admin -

必须得写好圣墟才能面对大家这样的支持

待放。
 
    楚风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那里没有土石,有的只是青铜,它扎根在铜质的崖壁上,实在匪夷所思。
 
    这过于惊人,有些不可理解。
 
    他换了个方位,选择了一处更利于向上攀的地方,距离更近了,看的清楚,小树的确是扎根在青铜上!
 
    .
 
    那么多的留言,书评区火爆,还有飘红等,让我觉得有点压力,必须得写好圣墟才能面对大家这样的支持。
 
 第四章 奇树与猛兽
 
    昆仑山顶,最高崖壁处,一株三尺小树独自生长。
 
    视青铜为土壤,作养料,顽强扎根,通体绿莹莹,带着光泽。
 
    树干有手腕粗细,它虽不高大,但却带着老树皮,张裂着,如同一层层鳞片,竟有苍劲感。
 
    它的叶片如同绿玉雕刻而成,通透中富有灵性,形状如同幼儿的手掌,托着一些晶莹的露珠,清风拂过时,如同洁白珍珠在碧玉盘上滚动。
 
    在小树的顶端长有一个花骨朵,拳头大,通体银白,但带着金斑,于绝壁中待放,已经清香飘漾,很美。
 
    妖异的小树,静静傲立着。
 
    楚风尝试了几次,青铜山体这一侧的确上不去,他决定冒险,从满是滚石的那边攀登,但需要格外小心,不然可能会丢掉性命。
 
    他从铜壁这一边退下,来到平坦地带,绕着山体而行,同时向上观望。
 
    “它怎么会生长在青铜上?”楚风想不通。
 
    他只能归根于,曾发生过数起变故的世界越来越无法让人理解了。
 
    楚风心绪已平静,他皱着眉,细想着这一切,奇异的植物,诡异的青铜山,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
 
    一道身影在他心间浮现,因为那个人曾说过一些话,当时他并未在意,可眼下却让他有些触动。
 
    “有一天,也许路边的一株杂草都会结出拳头大的鲜红果实,我们所见到的平凡或许都将不在了。”
 
    这是林诺依说的话,很平淡,像是随口而出。
 
    就像她跟楚风说分手时一样,略有淡漠,声音有些远,像是她站在很高处,说了那些话语。
 
    楚风以为她是在说两人间的事,无论是人生还是情感等没什么不可改变。
 
    “她言有所指?”
 
    在这后文明时代,世界曾发生过数起变故,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内情,但总有小部分人知晓真相。
 
    林诺依到底知道什么?
 
    心中浮现她的身影,楚风叹了一口气,虽然有些怅然,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他再次抬头,看向青铜山顶,露出异色。
 
    她真的言有所指吗,沿着她的思路,许多平凡或许都将要改变,那么本就不平凡的稀有异树呢?
 
    这样的一株小树,即便在没有经历过异变前,它也肯定非凡!
 
    脚下的乱石很多,楚风已经走到青铜山体的边缘了,这边的路太难走。
 
    突然,一阵狂风涌来,楚风眼皮直跳,他看到有一片阴影突然出现在地上,马上就要把他遮住了。
 
    有什么东西在接近!
 
    他反应敏捷,身体矫健,直接一个翻身,快速躲避了出去,他在山上迅疾翻滚出去一段距离,在这个过程中更是取出防身的折叠弩,有效而快捷的组装。
 
    在户外,尤其是一个人旅行,怎么能没有一些防身的器具呢,楚风转身就是一支钢箭,砰的一声射了出去。
 
    同时,他看到了那是什么!
 
    楚风的脸上浮现出难言的惊容,这生物的体形太大了,远超同类。
 
    一头金色的猛禽,羽翼很亮,伸展开来足以五六米长,从天空中俯冲而下,刚才险些抓在他的身上。
 
    当的一声,钢箭横过,击中不远处的一块大青石,火星乱溅,擦着凶禽而过,竟被它躲开了。
 
    同时,那锋利的大爪子,擦中地上的土石,摩擦声刺耳,令人觉得发瘆,它腾空而上,风声呼呼。
 
    楚风脊背发寒,刚才如果不是他反应迅疾,被这凶禽抓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一般的鹰隼可以轻易抓裂野兔等猎物的头骨,这么大的一头金色猛禽,其力量可想而知,刚才如果稍微迟一步,那场面绝对很惨。
 
    楚风第一时间倒退,选择有利地势,背靠在一块巨石上,然后他手持折叠弩,对准天空,谨慎的戒备着。
 
    半空中,金色的猛禽盘旋,太凶猛了,贴着山体,荡起大风!
 
    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禽类。
 
    看它的样子,像是金雕,没有杂毛,通体光亮,体形大的吓人,非常威猛,金色瞳孔灿灿,野性十足,身上带着戾气。
 
    一般的金雕怎么可能会这么大,这一头算是异类,太不正常了!
 
    如果是在古代,有些部族或许会将这头金色的猛禽当成大鹏鸟。
 
    因为,古人进行记载时,多有些夸张。五六米长的金色凶禽绝对算是一个异数,如果出现的话,肯定会引发大波澜。
 
    尤其是在这昆仑山地带,更会平添神秘色彩。
 
    金色巨禽很凶,但是却没有立刻俯冲过来,而是在盘旋,它有着非同一般的敏锐,显然也意识到了楚风手中那把弩的威力。
 
    忽然,楚风闻到了一股腥味。
 
    三只雪豹从山体下方缓缓而来,悄无声息,瞳孔幽幽,嘴巴都粘着血迹,雪白獠牙锋利,显然不久前曾经猎杀过什么生物。
 
    它们盯着楚风,身体略微弓起,同时又看向半空中的金色猛禽,非常忌惮,发出不安的低吼声。
 
    三只雪豹远比一般的同类强壮,锋利的爪子泛着寒光,有力的躯体做出随时会扑杀的预备动作。
 
    楚风蹙眉,没有想到会遇上这种危险,空中有金色凶禽,地上有奔跑极速的豹子,他处境堪忧。
 
    突然,三头雪豹皮毛抖动,颈部的毛根根倒竖了起来,它们快速躲避,腾跃而起,进入乱石堆中。
 
    无声无息,山上多了一头牦牛,通体乌黑光亮,黑毛跟绸缎子一样,流动乌光,一对粗大的牛角扬起,对着天空。
 
    这称得上是一头耗牛王,足有一丈多长,四肢粗壮,体格巨大,跟一堵黑色的小山似的,站在那里。
 
    这让楚风心惊,这头黑色的牦牛这么庞大,走路居然跟雪豹一样没有声息,也是突兀出现的,没能提前发现。
 
    而且,那三头雪豹很怕这头乌黑光亮的大牦牛,躲进了石碓中,这很不正常!
 
    黑色的大牦牛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金色凶禽,而后便不动了,静静站在那里,望向青铜山顶。
 
    这三种生物怎么都到了这里?
 
    楚风知道身在险境中,没有轻举妄动,他在等待机会离开。
 
    远处,六七道兽影在奔跑,向山上而来,速度很快,露出白色獠牙,凶性一览无余。
 
    那是六头狼,都很高大,强壮于同类,为首的“头狼”通体雪白,只有一只眼睛,绿光幽幽,显得最为凶狞。
 
    它们到了近处后,短暂驻足,看到黑色的大牦牛后略有焦躁,又看向金色的凶禽,显出不安来。
 
    突然,平静被打破了,六头凶狼一起发力,沿着乱石区域同时向着山顶冲去。
 
    与此同时,三只雪豹也动了,风驰电掣,速度极快,向着青铜山顶奔行。
 
    楚风倒退,他想就此离开。
 
    山顶附近,兽吼声不断,它们争着上去。
 
    砰!
 
    一声剧震传来,一头雪豹的面部变形了,血肉模糊,重重的从山上摔了下来,它是被一道黄影拍翻的。
 
    那像是一道闪电,太快了,斜刺里突兀的现身,冲入兽群中。
 
    那是一头獒,脖子那里的毛浓密而长,如同雄狮的鬓毛,个头跟一般的藏獒差不多大,爪子上带着豹血。
 
    但是,它太迅猛了,一跃就是数米远,扑向前方。
 
    狼嚎声响起,很惨烈,有血花溅起,一头青狼被咬断脖子,甩飞了出去。
 
    另一头狼则被猛犬撞的飞起,砸在石壁上,当场萎靡。
 
    “这是藏区传闻中的真獒!”楚风吃惊。
 
    据当地人讲,真獒生活在野外,可与虎豹为敌,数量极其稀少,罕被人发现。
 
    而这头真獒比传闻更厉害,快如闪电,闯入兽群中,才一接触而已,就解决掉一豹两狼。
 
    这是獒王,楚风猜测,它甚至更厉害。
 
    那头獒再次跃起,足有七八米远,大爪子落下,威力堪比熊掌,噗的一声,将一只野狼的眼睛拍出,翻滚了出去。
 
    落地的同时,这头獒又扑倒一头雪豹,吼声骇人,它们在那里翻滚,这是野性的释放。
 
    雪豹倒在血泊中,喉咙被咬穿,眼看活不成了。
 
    这头獒并没有受伤,颈项那里如同狮鬓的长毛炸立着,个头虽然不大,但是如同狻猊兽般,有股特别的气势,它再次跃起,冲向另外几头猛兽。
 
    楚风几乎有些不敢相信,竟有这般威猛的獒犬!几个起落而已,就快要将那些野兽解决完了。
 
    最后一头雪豹也死了,只剩下那头独眼的银色“头狼”拼命奔逃,向山下冲去,想活着离开这里。
 
    可是,几个起落间,它就被那头獒给追上了,一张血盆大口张开,狠狠的咬断它的脖子,整颗狼头都差点断落下来。
 
    就这样九头凶猛的野兽在短时间内都被解决了。
 
    楚风紧握折叠弩,严阵以待,在那里戒备着,这个地方实在太危险了!
 
    那头獒安静了,嘴上全是兽血,但不是它自己的,它一动不动,仰头看着青铜山崖上的那株小树。
 
    它个头不是很高大,但是,却显得格外的威猛,土黄色的鬓毛尽染其他猛兽的血,威势凛凛。
 
    在这个过程中,那头黑色的牦牛一直在盯着青铜山上的小树,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竟然十分镇定。
 
    而那头金色凶禽在半空盘旋,也跟不久前一样,俯视着这里。
 
    三只诡异的生物都很沉稳,像是有人的灵性,非常沉得住气,目标是那株小树,但却没有立刻行动,似在等待着什么。
 
    楚风深感惊诧,因为这三头生物实在非同寻常。
 
 第五章 花开
 
    山顶附近陷入寂静,没有了声音。
 
    三头生物没有理会楚风,像是将他忽略了。
 
    楚风明白,他现在离山顶较远,而且它们可能觉得他不具备威胁,所以并不在意,任他站在下方。
 
    这是三头有灵性的非凡生物。
 
    “趁现在离开!”
 
    楚风决定下山,虽然他对那株扎根在青铜山上的小树非常好奇,渴望了解,但是这里对于他来说太危险,随时会丢掉性命。
 
    香气变浓郁了,从青铜山上传来。
 
    那头獒动了,快如闪电,几个起落间,便穿过乱石堆,而后沿着那陡峭的山体,径直冲上了山巅。
 
    一丈多长的黑色牦牛,周身乌黑光亮,头上粗大的犄角很慑人,它迈开蹄子,不紧不慢的跟在后方。
 
    它走的很稳,沿着有土石的那一侧,居然也登上了险峻的青铜山。
 
    半空中的那头凶禽跟黄金浇铸似的,羽翼越发璀璨,瞳孔闪动金光,它降低高度,临近山崖,注视着小树。
 
    在楚风准备退走时,那股香气浓郁了数倍不止,花蕾即将绽放。
 
    “啵!”
 
    虽然隔着有段距离呢,但是楚风清晰的听到花开的声音,小树顶端那拳头大的银白花骨朵绽放了一瓣。
 
    花开有音!
 
    花香袭人,比刚才又浓郁很多,它像是有一股特殊的魔性,令人迷醉。
 
    一刹那,三头生物冲到山崖边,到了近前,紧张的注视着,而且开始猛力地嗅那花香,像是在大口吞咽着芬芳。
 
    楚风回头,恰好看到这一幕,它们那怪异的举动让他惊愕不已。
 
    三头生物快忍不住了,都想攻击对方,将展现出可怕的野性。
 
    接连的轻响声传来,银白花瓣不断绽放,带着蒙蒙白雾,还有阵阵晶莹,花开有声,芬芳浓郁十倍不止!
 
    楚风着实心惊,这是什么花,这种香气太诱人了,令他都忍不住想转身回去,冲向那山顶。
 
    三尺高的小树顶端,拳头大的银白花朵彻底绽放,白雾散出,在青铜山崖弥漫,令那里宛若仙境般。
 
    那花瓣上带着金色的斑点,此时一齐发光,在白雾中,斑斑金色光粒如同星斗闪耀,熠熠生辉。
 
    这景象有些瑰丽,很迷人。
 
    三头生物等的就是这一刻,待它成熟!
 
    它们争夺,剧烈撞击,利爪横空,这是原始野性的释放,无比疯狂,都想将那朵奇花独占为己有。
 
    那乌黑的牦牛踏足时,震的山顶都在轻颤,力大无穷。
 
    当!
 
    半空中,金色的凶禽张开大爪子,跟那粗糙的牛角撞在一起,响声震耳。
 
    那头獒在低吼,声音沉闷,犹如雷鸣。
 
    三头生物在厮杀,彼此攻击,争夺盛开的花朵。
 
    在这个过程中它们也在猛嗅,不顾一切的攫取花香。
 
    青铜山顶白雾袅袅,朦胧间,金色斑痕摇动,像是有一小片星海在雾霭中发光,那里极其神秘与美丽。
 
    砰!
 
    它们触及到绿莹莹的小树,那头獒的一只大爪子擦中花朵。
 
    大风鼓荡,金色凶禽俯冲,硬撼那头獒,锋利的爪子落下,想要将那头獒撕裂开来。
 
    早先它们彼此不动手,因为相互忌惮,而现在花朵绽开后,它们为了争夺,不惜拼命,不管不顾了!
 
    在那头金色凶禽双翅扇动时,几片花瓣从那头獒的大爪子下凋落,随着狂风飘落向青铜山下。
 
    这地方山势极陡,裹着白雾的花瓣很快落向楚风那里。
 
    他抬手就接住一片,香气浓郁的化不开,让他险些醉倒在这里,仔细看,带着金色斑点的花瓣内壁还有一层晶莹。
 
    “花粉!”
 
    在上面粘上了一层花粉,流淌着光泽。
 
    楚风伸手,先后将四片花瓣接在手中,其中两片香气略淡,因为只粘了少许花粉,另外两片则馥郁芬芳,上面晶莹密布,香气浓郁的化不开。
 
    青铜山顶的三头生物都向下看了一眼,眼神冷冽,而后又开始激烈搏杀,争夺未曾坠落的花瓣。
 
    楚风见状,攥紧花瓣。
 
    但是,他很快发现异常,手心的花瓣不再温润,竟有一种枯萎感,他摊开手掌,发现四片花瓣上的晶莹消失了,花瓣也干枯!
 
    一刹那而已,它们失去了光泽,没有了活性,变得枯黄。
 
    这是怎么回事?
 
    稍微一用力,其中一片花瓣化成碎屑。
 
    楚风惊愕,他将剩余的三片干枯花瓣抛下,冲着山顶喊道:“还给你们。”
 
    随后,他果断转身,不再理会这些,一路向大山下冲去。
 
    虽然急于逃离,但一路上他还是忍不住思忖,那四片花瓣为什么在他手中刹那枯萎了?这变化很古怪!
 
    路过铜屋、青铜碑时,他没有停留,一心想快速下山,后面的路程山势渐渐趋于平缓,速度可以加快了。
 
    耗时很久,当楚风赶到山脚下时,红日都已西坠。
 
    庆幸的是,那三头非同一般的生物没有追下来,还在山顶争斗呢。
 
    楚风满身都是汗水,在如此高的大山上进行这么剧烈的运动,哪怕他体质再好也觉得精疲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