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现在却对着三颗干巴巴的种子发呆

- 编辑:admin -

而现在却对着三颗干巴巴的种子发呆

实在过于疲乏,他坐在山脚下大口的喘气,很长时间后还能听到自己心脏剧跳的声响,他咕咚咕咚向嘴里倒水。
 
    回望身后的大山,当真像是迷一样。
 
    西王铜碑,神秘铜屋,还有铜山,巍峨大山内部真为铜质的吗?
 
    如果有可能,他真想剥开这座大山的土层,仔细看一看内部究竟怎样。
 
    这座山体仅是昆仑山脉其中的一座,这片区域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得赶紧离开,万一那三头生物冲下来,将会无比危险。”
 
    数日前,曾发生过地震,山体上有不少大裂缝,山脚下这里也不例外,楚风落足时小心的避开。
 
    无意间,他在一道地缝中看到一块石头,三寸多高,四四方方,竟具有很规则的形状,倒也少见。
 
    楚风随手捡起,继续上路。
 
    不知道是否为错觉,一路上楚风总觉得体内有些异样,很微妙,偶尔会触到一丝暖流,在血肉中流淌。
 
    仔细去体会,它又消失了,不去管它,则又在不经意间出现。
 
    错觉,还是身体过敏?
 
    他一阵怀疑,自己的感知紊乱了吗?
 
    “是从这只手开始的。”
 
    他摊开左手,最早有所觉察时,正是左掌心部位,可那里并没有什么。
 
    “四片花瓣曾在我左手中莫名干枯。”
 
    楚风一边赶路,一边琢磨这件事,他觉得没那么简单,这事有些古怪,让他很不放心。
 
    那花瓣曾散发白雾,还有斑斑光点,无论怎么看都诡异。
 
    身后的那座青铜昆仑山,今日着实冲击了他原有的观念,具有颠覆性,让他不得不多想。
 
    “那三头生物都不普通,它们在争夺树上那朵花,应该无害。”
 
    虽然有所顾虑,但是楚风觉得,这花朵应该对身体无害,不然的话怎么会引发罕见的凶兽厮杀,拼死争抢。
 
    他摇了摇头,暂时不想这些了,大步向着有牧民居住区赶去。
 
    夜幕下,无垠的高原上格外的安静,偶尔远方传来一声兽吼,则更平添了一种空旷与苍凉之感。
 
    楚风借宿在牧民家中,他决定明日就踏上回程。
 
    夜里,他静静的看书,同时体会早先时的那丝暖流,可是不可捉摸,似有似无,不知道是否会有什么变化。
 
    良久,他轻叹:“顺其自然吧。”
 
    因为,百般尝试,他发现越是在意,去关注,越是察觉不到,相反不去理会反而能模糊的体会到。
 
    “花粉,触媒。”楚风轻轻念出这几个字,他忽然想到一件事。
 
    毕业离校时,林诺依的家人曾派车去接她,隐约间曾提到这些字,只是有些远,他未能听的清晰。
 
    虽然分手了,但他那时还是想送一送她,不过看到林家人略有冷漠,平淡的看向他,楚风当时只挥了挥手便走了。
 
    略微出神,他不经意间看到身边的一块石头。
 
    “这石头的形状居然这么有规则。”
 
    他在帐篷中掂量这块石头,虽然是正方体,但边沿部分无棱角,略微光滑,就像是打磨过,有些圆润。
 
    仔细看,石块上竟有模糊的纹络,这是天然形成的吗?
 
    纹络很暗淡,不细看的话很容易就会忽略掉。
 
    “是人为的痕迹吗?”
 
    在昆仑山山脚下时,他根本就没在意,只是觉得它很规则,顺手捡了起来,一路上想着铜山的事,心不在焉的在手中抛着,便带了回来。
 
    现在,他突然发现,这石块有些特别。
 
    楚风将石块洗净,在灯火下仔细观察。
 
    石块三寸高,呈灰褐色,有一些很模糊的纹络环绕着它,像是藤蔓,又像是自然形成的斑痕,十分陈旧。
 
    是否为远古部落留下的旧石器?他这般猜测。
 
    楚风翻过来掉过去的看,抚向那些痕迹,突然间,喀嚓一声轻响,在这宁静的夜间略有刺耳。
 
 第六章 石盒
 
    夜晚,帐篷中原本很静,突兀的声响划破安宁,楚风的手僵在那里,停止了所有动作。
 
    正方体石块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
 
    一道缝隙出现在石块上。
 
    楚风放下它,怕有什么变故出现,仔细观察,今日经历过一些异事,他格外谨慎。
 
    “石盒?!”他惊讶。
 
    环绕石块的那些纹络,曾遮掩住这道缝隙,现在略微开启后,这才清晰显现出来。
 
    早先,石盒太严丝合缝,浑若一体,再加上有斑痕覆盖,很难被发现有异。
 
    谁会留意这竟是一个正方体的石盒?三寸高,很古朴。
 
    事已至此,楚风有些期待,因为石盒有些神秘,在昆仑山山脚下捡到,原本只当它是石块,谁曾想竟另有乾坤。
 
    楚风将帐篷中的铜盆挡在身前,进行防御,而后小心的开启石盒,让那缝隙变大。
 
    “喀!”
 
    盒盖脱离,并没有什么异常,无危险发生。
 
    楚风放下心,打量石盒内部。
 
    他略有希冀,究竟有什么密封在当中?
 
    石盒内部空间很小,只有一个很浅的凹槽,几乎装不下什么东西,显然不可能藏着明珠美玉等。
 
    不过,当中的确有物。
 
    在那凹槽内,有三颗干瘪的种子,彻底将那里填满,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楚风相当的失望,在昆仑山捡到的石盒,原以为藏着什么秘宝,结果不曾想,就只有三颗种子。
 
    一颗种子乌黑,早已干瘪,像是有些变形了,严重缺少生机。
 
    另一颗种子呈紫褐色,扁圆,像是被压扁了,它能有指甲盖那么大。
 
    最后一颗种子稍微正常,除了表皮褶皱外,还算饱满,最起码它不瘪,整体是圆形的,只是有些枯黄。
 
    楚风发怔,就这么三颗种子?其中两颗还干巴巴的不成样子,这实在……跟想象的大相径庭。
 
    原以为从昆仑山脚下捡到的石盒有些神秘,说不定封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结果却这么的普通。
 
    他将三颗种子放在掌心,仔细看了又看,真的毫无出奇之处。
 
    这东西埋在地下多少年了?不好判断,但是看这石盒年代绝对足够久远,那些纹络斑痕都模糊了。
 
    这是远古的东西吗?
 
    不过,如果是古物,三颗种子出土后没有腐坏掉,倒也还算不错了。
 
    一些地下密封的古旧之物,一旦得见天光,有些可能会立时损毁。
 
    楚风看了又看,实在认不出它们是什么种子,从未见过,不知道该对应哪三种植物。
 
    他有些无言,刚才还有窥视秘宝的火热念头呢,而现在却对着三颗干巴巴的种子发呆!
 
    “找机会种下,看一看到底能长出什么来。”楚风琢磨着。
 
    只是,三颗种子经历的岁月有些远,他有点担心,还能发芽吗,其中两颗都干瘪了。
 
    “真能种出来,别是毒草就行,到时候要是长出豆子,或者啥蔬菜,估计也算是古老品种了。”他笑了。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